Skyphobia

Summer Sonic 2018@ZOZO マリンスタジアム&幕張メッセ

Summer Sonic 首参!

上半年去梅奔看 OOR 的时候完全没想过还能在同年八月见到 MFS 现场。而且这次不仅看到了 MFS,还看到了抒情朋克小乐队 9mm 鲁格弹和挖槽最不喜欢的拉斯维加斯。那么很显然,Summer Sonic 可以一次满足一个日本小女孩的所有梦想。

两日间都有宽哥带路,这两天里聊得最多的词排行第二位的是“さユり”,这个词打起来都不方便,还得来回找个平假名,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路转粉;聊的第一多的就是“日付哥”了。我问了宽哥一个很哲学的问题:付哥和林林对吸,谁比较厉害?宽哥说付哥比较厉害,我觉得他在逗我。

一日目

Tokyo Day 1

开场在 MOUNTAIN STAGE,HER NAME IN BLOOD 上来就是 BAKEMONO,我特么都惊呆了,人家鼓手都把 bass drum 踩爆了也没见人蹦迪,估计是都没睡醒,要么就是灯光师还没来上班。宽哥和我说第二天的 THE ORAL CIGARETTES 是当下日本小女孩最爱,我觉得他又在逗我,明显 HER NAME IN BLOOD 才是。

上午就那么一场完事以后,跑到 BEACH STAGE 埋宽哥尸体的时候顺带听了两场洗脑歌。为什么说是洗脑歌呢?因为 RAINBOW STAGE 两天里的中场休息一直在循环这两场的歌,感觉就像在听“我们一起学猫叫,一起喵喵喵喵喵”……

原本以为这就是 DAY 1 最脑残的行为了,没想到后面去 Billboard Stage 的时候受到了一万点暴击,当时的情景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我只是单纯地想听个 world.execute(me); 而已,结果非但没听到,还特么差点没赶上神様、僕は気づいてしまった,好在 CQCQ 是压轴,不然一定要被云烟打死。

之后就轮到本回日本行最惨痛的一次经历了,9mm Parabellum Bullet。我和云烟差不多在开场前站在第四排左右的位置,差不多两首歌的事情我们之间就出现了六个排的间距——没错,我被 pogo 到了最后,云烟凭借惊人的身体素质冲到了最前,WTF?

MASTODON 和 9mm Parabellum Bullet 同时段被冲掉了,然而神奇的是,我们居然赶上了压轴的 Blood and Thunder 🌚

二日目

Tokyo Day 2

第二天主力参战 MY FIRST STORY 和 Fear, and Loathing in Las Vegas。早上的 PassCode 简直就是美少女偶像小团体,下面居然打 call 的都有,真是绝了!不过相比第一天的 Billboard Stage,我觉得还差大概 8 遍三角座。

MY FIRST STORY 的一小时大概是今年最欢畅的一小时了,在这一个小时里大概撞飞十几个男鬼子和樱花妹。如果有人问我有什么秘诀的话,我会告诉他身上东西全他妈存掉,眼镜也不要留!另外小树的 CM 真是比唱歌精彩多了,不是说 CM 质量有特别高,而是现场唱功确实比较ワロタ 🌚

SPYAIR 的场子就很意外了,毕竟我在 GITADORA 上打过他们的 サムライハート,其他歌一无所知,本来只想蹦下这首歌,结果又是压轴才出来。这就比较吃力了,你说前面的不意思下不礼貌,意思下一会儿的拉斯维加斯怎么办?结果我和云烟还是意思了一下,这一下又是半条老命没了。

最后的 Fear, and Loathing in Las Vegas 吊得一比,全场完走后看了下计步器全天蹦了三万多步里有 1/4 送给了这里。然而宽哥在下午临走前说拉斯维加斯不行,我觉得自己可能又被宽哥逗了,所以等下回见到他的时候我一定请他听五十遍さユり!

二日目最遗憾的就是 MFS 和 BAND-MAID 冲了,这个没得救,只好买件肥宅女仆 T 和毛巾自我安慰下了。

来年 20 周年再战!

SEE YOU NEXT SUM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