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phobia

写在 2019 前

很早之前就想做一下年终总结了。

回头看看今年发生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甚至在构思一些总结性的文字时总还能想起点什么,随后翻上去追加寥寥数笔,再回头总结的时候就发现想表述的又不是几分钟前的那种心情了。

生活对计划性很强的人来说从来都不那么美好,时间从来没有等过任何人,计划也一样。所以计划赶不上变化就成了一个放弃写来年计划的好借口——反正写了也不一定能执行。

另一个特别合理的借口就是,受到意料之外的事件刺激所带来的多巴胺明显比自律获得的满足感廉价多了。因此密封的黑盒兴许会比透明的雪景屋更加令人振奋。

我这一年大概就是这么过的:跑了几个当时还挺兴奋,回来就在为票价滴血的 live;写了一点也不晓得到底帮上了谁的代码;三天打鱼两个月都在晒网地读了几本现在已经记不起内容的书。

今年最庆幸的应该是 GITADORA 还有得玩。上海的 XG 机台搞到现在也七年有余,十几个来个玩家说不上多,能聚在一起玩玩已经不错了。要说上了银名有什么感觉,其实都已经没有当年窝在星游城的小角落里挥汗一下午,只为刷个零点几分到红名的那种乐趣了。时至今日真正有意思的或许只是在机厅里的各种奇妙见闻,有关熟人的,也有关陌生人的。

说陌生人,今年最有乐子的是前几天下班跑风云,边上两个陌生路人连续刷残酷天使的纲领二十来遍,机子里还塞了二十四局。如果 GITADORA 保留了 XG 时代的歌曲游玩次数排名,那这歌只消一晚便能登榜首。当时我已经被一首无限 loop 的翻唱老歌摧残到极限,还问云烟断了网能不能阻止这些人的“残暴行径”,没想到问完才隔三分钟整个风云就跳闸了。看到路人的币遗失在电路的黑暗之间,心情特别愉悦——果真是日历不翻到最后一页,你永远也不知道今年最有乐趣的事情是什么。

稍微有点扯远,然而文字毕竟是记录当时,留给未来回忆的,现在不必要的话语也会在以后的某一天证明它的价值。

今年又换了工作,离开了曾经求职第一志愿的饿了么。

近几年养成的没事刷一下 Github 的习惯也好,尽可能进入开源社区也罢,其实都是为了能够加入当年在南京 JSConf China 时饿了么公布的 ElementUI 团队。说来也很惭愧,早先入职饿了么的时候并没能进入这个团队,归其原因就是我太菜了,没有与之相匹配的实力。加之原来部门对我有知遇之恩,虽然工作期间多少对 ElementUI 也有点微弱贡献,实际上直到年初都没有再往前踏出一步的念头了。

于是这里又诞生了一个计划与变化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在非常机缘巧合的情况下获得了转岗的机会,又鬼使神差地进入了他过去想加入的团队。然而在故事里应当蕴藏的真谛却是:“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唾手可得之物往往比不上望梅止渴的梅子。因此在故事的最后主人公逃离了这个舒适圈,逃离了这个曾经热爱的地方。

就算是下半年找工作也不是那么困难,能有一份比先前更好的工作就很难了。所幸前面主人公的光环还在,裸辞换工作一气呵成,十分痛快。

稀里糊涂的日子过得还蛮有意思,至少我现在还是这么认为的。

评论加载中……若长时间无响应,可能需要搭个梯子代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