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phobia

SUBSCRIBE

随便写点什么

我其实不是特别热衷于写作,从博客的更新频率应该就能看出一二。但博客更新频率低的原因又不归咎于对写作的兴意阑珊,有一半是因为想说的废话太多,能成文的太少,但凡有一回落笔落在分岔口上,这文章就毁了。

不爱写也就算了,我还爱删。我几乎删了所有在那个博客大流行的年代写下的文字,如同农夫烧麦梗,作别过去,展望未来。

未来却一直不来。

仿佛听人说过,想提升自身的写作水平,不仅要多读多看,还要多让别人来读自己的,看自己的。可是我一不愿写文章,二也不愿留文章给人看,生产出来的内容算得上是一地鸡毛。说鸡毛可能还有点高夸,毕竟鸡毛还算有点东西。

我也不是抱怨,就是觉得荒谬。荒谬就荒谬在我心里想着要做的事情,但我实际做出来的又不像是我想的。

想找个借口做点什么。

我重新拾回了博客,拾回了推特,想再试试,试试看能不能再给自己留下点文字。最好不要再是那种只有电脑看得懂的文字。

快 30 岁了,再不试试就要等个十年,到 39 岁的时候才能再用一次这个借口。

最好到那个时候,我不要像现在一样,回过头看──

不曾记得过去写过些什么,下回又能写点什么,只了留下这一地鸡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