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phobia

SUBSCRIBE

写在 2021 前

大概依稀还记得 2019 年 12 月 31 日的晚上,一群人从人广风云再起出来跑去淮海中路附近的一家民宿叫了棒约翰的外卖,这群人饿得半死,零点过后饿了么小哥才推开门对我说了句新年快乐。

转眼间已经过去了一整年,今年这群人大概或许已经不用饿得半死才能等到跨年外卖,也不再需要租民宿跨年,甚至也不再需要风云再起了。

新年快乐,我的这群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