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ph o bia

记忆里的巢鸭

日本 巣鴨 生活

2012 年夏天因为参加了学校组织的游学,几乎整个八月都呆在日本东京。

工作日上午在语言学校重温一些简单的词汇、语法和生活用语,中午就近吃个便餐或者自带便当,下午大多数人会根据课题实际应用上午所学的内容,然后就放学了。这里说了“大多数人”,意思就是我和另外两个同学为了排练年底的「寸劇」大赛,非常不幸地成为了留堂排练的少数人。

说实话,就年底的赛果而言这段时间也能算得上有点浪费时间,但从这段经历来说成果还是颇深的,至今时不时还会想想当时的老师们现在在做什么,今井先生还在不在剧团……


学校在巢鸭地藏通商店街附近,这里有个东京人尽皆知的别称——老人原宿,我们一般把它叫作巢鸭老人街。这名字一听显然就不是我的菜,如果不是我们三个因为部活放学晚,正常怎么样都应该是去秋叶原啊新宿这种地方的。

整条商业街大多数店铺都是头发早已花白的老年人经营的,大多数游客看起来起码也是昭和一代了。除了门口一家杂货店是当初为了完成学校的购物交流课题留下过深刻印象,还有一家卖茶和海苔茶点的商店给我留下了比较深刻的印象。

这家店的店主是位慈祥的老太太。老人街鲜有年轻人来,异国年轻人则更甚,老太太见我们围在门口就招呼我们停下来,给我们倒了茶,抓了些海苔分给我们三人吃喝歇息,还和我们聊起了天。

好像人类对嗅觉的记忆会比视觉更加持久,所以我现在依稀还记得老太太身上散发着一股年长者所独有的2-壬烯醛的气味。

我那时候日语也不是很好(当然现在也不好),老太太给我们说了些她丈夫曾经被征兵参加过侵华战争最后没能活着回来的事和一些反战的事和一些如此这般的事。

其实到最后我也不记得她的一大段话里说了些什么,不过我大概也许还能想起来那个太阳略微下沉的午后,一杯绿茶、几撮海苔的咸香,和一张沧桑的面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