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ph o bia

记忆里的巢鸭

日本 巣鴨 生活

2012 年夏天因为参加了学校组织的游学,几乎整个八月都呆在日本东京。工作日上午在语言学校重温一些简单的词汇、语法和生活用语,中午就近吃个便餐或者自带便当,下午大多数人会根据课题实际应用上午所学的内容,然后就放学了。这里说了“大多数人”,意思就是我和另外两个同学为了排练年底的「寸劇」大赛,非常不幸地成为了留堂排练的少数人。说实话,就年底的赛果而言这段时间也能算得上有点浪费时间,但从这段经历来说成果还是颇深的,至今时不时还会想想当时的老师们现在在做什么,今井先生还在不在剧团…… 学校在巢鸭地藏通商店街附近,这里有个东京人尽皆知的别称——老人原宿,我们一般把它叫作巢鸭老人街。这名字一听显然就不是我

阅读全文

写在 2021 前

年终总结 随笔

大概依稀还记得 2019 年 12 月 31 日的晚上,一群人从人广风云再起出来跑去淮海中路附近的一家民宿叫了棒约翰的外卖,这群人饿得半死,零点过后饿了么小哥才推开门对我说了句新年快乐。转眼间已经过去了一整年,今年这群人大概或许已经不用饿得半死才能等到跨年外卖,也不再需要租民宿跨年,甚至也不再需要风云再起了。新年快乐,我的这群朋友们。

阅读全文

随便写点什么

随笔 写作

我其实不是特别热衷于写作,从博客的更新频率应该就能看出一二。但博客更新频率低的原因又不归咎于对写作的兴意阑珊,有一半是因为想说的废话太多,能成文的太少,但凡有一回落笔落在分岔口上,这文章就毁了。不爱写也就算了,我还爱删。我几乎删了所有在那个博客大流行的年代写下的文字,如同农夫烧麦梗,作别过去,展望未来。未来却一直不来。仿佛听人说过,想提升自身的写作水平,不仅要多读多看,还要多让别人来读自己的,看自己的。可是我一不愿写文章,二也不愿留文章给人看,生产出来的内容算得上是一地鸡毛。说鸡毛可能还有点高夸,毕竟鸡毛还算有点东西。我也不是抱怨,就是觉得荒谬。荒谬就荒谬在我心里想着要做的事情,但我实际做出来

阅读全文

逆向思维

购物 游戏 黑店

开幕爆论。双十二的时候为了凑信用卡的积分活动,到创想电玩预定了一份勇气默示录 2 和 Labo 凑单。其中勇气默示录 2 是预定,Labo 是现货,可能当时是活动,两件商品都是的。淘宝订单页面上对发货时间的描述是“受双十二影响,商品会在 12 ~ 16 日后开始发货”,然后我就淡定地等了几天。直到今天我突然想起来 Labo 还没发货,就去创想电玩的客服问了下情况,得到的答复是藏在商品描述最下方的一张小图:这 Labo 是“和预定游戏一起发货的”。这种情况其实能被理解,之前在别家买的时候也发生过类似的问题,大多是出于买家只付了一份运费而造成无法拆单发货的情况。先前发生类似情况的淘宝商家最后通

阅读全文

从 RTI 组到云烟亭

GITADORA RTI组 雲煙亭

一般人为了玩游戏会做什么?当年的 RTI 组源自一个现在看来无聊透顶的想法——仅仅只是孙旭想把一群 GITADORA 玩家(当时还叫 GFDM 玩家)聚集在一起玩游戏,就连组名起得都是如此的随心所欲——一首 V5 的 Boss 曲。而云烟亭的诞生则来自于一群人疯狂的想法与云烟本人的迷惑行为。我和 RTI 组的部分成员很早就有了想搞一个属于我们自己折腾的基地,但一直苦于搞不到机器的货源以及对场地租金成本等等的担心。而促成了这件事情的契机恰恰是云烟脑子一热买下了一台 Pop’n music 却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安置。于是我和布丁提议,为什么不租一个商住房来落地我们早先的疯狂想法呢?不得不承认,在这样

阅读全文

祝「Rock to Infinity組」成军八周年

vlog

祝贺 RTI 组成军八周年!and...祝福孙旭&丸子夫妇喜结连理!and...尝试下 Vlog 这种内容载体

阅读全文

大切な報告

随笔

一个人生活不能自理怎么办?那就两个人一起呗。

阅读全文

Lights up

随笔

爷的青春回来了!复活!

阅读全文

dkdkできないまま金ネになっちゃった

GITADORA 游戏

2012 年开始接触并计算 Drummania 的 skill point,第一次红名已经是 2013 年的事了。之后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基本上都自称自己是红名玩家。在 2017 年的一次澳门的旅行中第一次尝试冲击红白名,最终定格 6414.01 以失败告终。回来以后的次月,风云实装了 XG2 的魔改数据。非常有趣的是,改机后一雪前耻,不仅头几天就成功越过了 6500 的红白名线,并在那之后的两周内又拿下了铜名。2018 年先是在澳门刷了个新版本的铜名,回来又在新改的 GITADORA Tri-Boost 上刷到了银名。说实话,从白名到银名,最痛苦的莫过于曾经国产 XG 从 5950 ~ 600

阅读全文

私のレジデンスはミラージュでした。

随笔

最近很累。身心俱疲的那种累就不是靠睡觉能恢复的。不是特别疲惫不堪的时候约个朋友三两喝个微醺,第二天起来焕然一新。严重的就是,每天都像是一个比昨天更破败不堪的二手的我。现在我就觉得对工作上的不顺心要比失恋难受得多,因为你知道时间可以抚平破碎的心,但你却不知道这工作啥时候才是个头。

阅读全文

惯性思维害人不浅

游戏

某人去东京看 BLACK ALBUM 2 的最后一场巡演,我就顺带请他帮忙去 trader 转了圈看看有什么可以搞的 GBA 卡带。当然除了这件事以外,还托他带回了之前 KAC 上孙旭代购的 GITADORA 腕带和吸汗带。到手的实物和官方宣传图上反差过于明显,冲击过于强烈,强烈程度和第一次看到ひまわりパンチ真人差不多,所以就不放图自爆了。搞了张宝可梦火红,3780 日元。不得不说宝可梦算是个理财产品,前阵子买的月 + 红宝石复刻也就 148 RMB,现在十多年前的老卡带直接溢价,这也算是能切身体会到的通货膨胀了。绿宝石是去年年底的时候买的,比火红溢价还要厉害。因为知道有时钟电路 BUG 的存

阅读全文

写在 2019 前

年终总结 随笔

很早之前就想做一下年终总结了。回头看看今年发生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甚至在构思一些总结性的文字时总还能想起点什么,随后翻上去追加寥寥数笔,再回头总结的时候就发现想表述的又不是几分钟前的那种心情了。生活对计划性很强的人来说从来都不那么美好,时间从来没有等过任何人,计划也一样。所以计划赶不上变化就成了一个放弃写来年计划的好借口——反正写了也不一定能执行。另一个特别合理的借口就是,受到意料之外的事件刺激所带来的多巴胺明显比自律获得的满足感廉价多了。因此密封的黑盒兴许会比透明的雪景屋更加令人振奋。我这一年大概就是这么过的:跑了几个当时还挺兴奋,回来就在为票价滴血的 live;写了一点也不晓得到底帮上了

阅读全文

关于写博客这件事情

Blog

写博客真的是件非常叫人头疼的事情。现在基本上每天两点一线工作完回家刷刷 Github,敲个几行代码就十一二点了,要是再看上两页书,轻轻松松破十二点都是没问题的。碰上和朋友同事群里唠唠嗑,一整天下来根本没有总结的时间。退一步说,就算有总结的时间,几乎没有记录下来的时间不是?偶遇周末排期放空,经常睡到中午,磨蹭着解决顿饭,要么是在家打会儿游戏,要么就是出门打会儿游戏。什么?你说别打游戏了?“不打游戏是不可能的,这被几都不可能的,哎哟我超稀饭海拉鲁的,我老婆米法说话超好听”。有时候就会想,大概社会人最大的悲哀就是地球只要 23.75 小时就能绕太阳转一圈这件事情吧。其实也不尽然。过去写过不少技术文章

阅读全文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