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phobia

Failed to connect to 127.0.0.1 port 1080: Connection refused

之前 npm 安装某个依赖的时候提示出错:

1
2
3
4
5
6
npm ERR! Error while executing:
npm ERR! /usr/bin/git ls-remote -h -t https://github.com/xxx/xxx.git
npm ERR!
npm ERR! fatal: unable to access 'https://github.com/xxx/xxx.git/': Failed to connect to 127.0.0.1 port 1080: Connection refused
npm ERR!
npm ERR! exited with error code: 128

这摆明了是设置代理的问题,可以先从 git 的全局配置开始排查,运行命令查看配置:

1
git config --global -l

Summer Sonic 2019@ZOZO マリンスタジアム&幕張メッセ

跑的场子越多,想说的话就越少。

明明第一天的时候不仅京急线限到龟速,Beach Stage 的演出也因为台风天直接取消,然而台风过后第二天的海滨幕张,又叫人感受到了炎夏酷暑。

酷暑 + 20 周年的祭典,合在一起才是有爱有恨有血有泪的盛夏。

今年的 Summer Sonic 真的让我切实感受到了年龄的增长,就算是唯一完走的 Day 2 也在 MTH 「無事脱出」后歇了个把钟头。最后逃命出来的时候发现场外的阴凉处已经躲了一群筋疲力尽的人在休息,这就验证了那句话,「逃避虽然可耻但有用」。反正以后 MTH 的 oneman 我也不会去了,捡回条命着实不易。

MY FIRST STORY TOUR 2019 SHANGHAI@静安新体育中心

理论上这场 Live 是在 7 月 27 日的,要说为什么突然心血来潮回头补了个记录,我觉得有两个很重要的原因。一是因为 MY FIRST STORY 的歌总能让人时不时地热血沸腾一下,一沸腾我就想起来这场 live 了;还有一个原因是这场 live 算得上是本人作为 band 狗的一个人生转折点实在难以忘怀,至于为什么要这么说,且听我婉婉道来。

先说点常规的,和相当一部分国内的 OOR 兼 MFS 粉不太一样,我其实是纯 MFS 党,OOR 反而是后接触的。

虽然小树的现场唱功不算很好,但是听了几年 MFS 的歌,看到他们来上海开 live 的消息还是很激动的。开票大概五分钟内就和云烟、永远两个人通了电话买了三张内场票,最后也没想变成了三张前区第一排的内场票。现在想想真是白瞎了这么好的运气。

曲单方面,微博上看了好大一圈,到今天都没看到个对的曲单,只能自立更生花了一个小时整理了份(不计 CM):

惯性思维害人不浅

某人去东京看 BLACK ALBUM 2 的最后一场巡演,我就顺带请他帮忙去 trader 转了圈看看有什么可以搞的 GBA 卡带。当然除了这件事以外,还托他带回了之前 KAC 上孙旭代购的 GITADORA 腕带和吸汗带。到手的实物和官方宣传图上反差过于明显,冲击过于强烈,强烈程度和第一次看到ひまわりパンチ真人差不多,所以就不放图自爆了。

搞了张宝可梦火红,3780 日元。不得不说宝可梦算是个理财产品,前阵子买的月 + 红宝石复刻也就 148 RMB,现在十多年前的老卡带直接溢价,这也算是能切身体会到的通货膨胀了。

绿宝石和火红

绿宝石是去年年底的时候买的,比火红溢价还要厉害。因为知道有时钟电路 BUG 的存在,所以当时到手想也没想,直接给换了电池,简直不能更完美!

写在 2019 前

很早之前就想做一下年终总结了。

回头看看今年发生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甚至在构思一些总结性的文字时总还能想起点什么,随后翻上去追加寥寥数笔,再回头总结的时候就发现想表述的又不是几分钟前的那种心情了。

生活对计划性很强的人来说从来都不那么美好,时间从来没有等过任何人,计划也一样。所以计划赶不上变化就成了一个放弃写来年计划的好借口——反正写了也不一定能执行。

另一个特别合理的借口就是,受到意料之外的事件刺激所带来的多巴胺明显比自律获得的满足感廉价多了。因此密封的黑盒兴许会比透明的雪景屋更加令人振奋。

LIVE TOUR of Black Album 2@名古屋 KOZA&神戸 Always

远征归来忙了一周才空下来记录下这次的 live 体验。

头一回独自出国,去的也是以前都没去过的名古屋和神户,城际交通选择了新干线,见到了非常喜欢的 artist,算得上是比较具有纪念意义的事情。

8 月 8 日 96 和 Godspeed 在 Youtube 直播上公布新专辑时,最后发表了 Black Album 2 的巡回演出,当时看到 10 月 13、14 日双休日分别在名古屋和神户两个相距也不是很远的城市演出,当场就决定就算 solo 也要过去看他个两场爽一爽,搞不好还能勾搭一下上田哲也呢。

今年不仅看了好几场以前根本就没想到能在国内看到的演出,甚至夏天还远征了一把 Summer Sonic 看到了 MY FIRST STORY。时隔两个月就跑一趟国外这种劳民伤财的事情放在过去也是想都不敢想,不过这次是真的头铁。想来“平成最后一年充满了奇迹”这种话也不是没有道理。

Summer Sonic 2018@ZOZO マリンスタジアム&幕張メッセ

Summer Sonic 首参!

上半年去梅奔看 OOR 的时候完全没想过还能在同年八月见到 MFS 现场。而且这次不仅看到了 MFS,还看到了抒情朋克小乐队 9mm 鲁格弹和挖槽最不喜欢的拉斯维加斯。那么很显然,Summer Sonic 可以一次满足一个日本小女孩的所有梦想。

两日间都有宽哥带路,这两天里聊得最多的词排行第二位的是“さユり”,这个词打起来都不方便,还得来回找个平假名,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路转粉;聊的第一多的就是“日付哥”了。我问了宽哥一个很哲学的问题:付哥和林林对吸,谁比较厉害?宽哥说付哥比较厉害,我觉得他在逗我。

一日目

打开新窗口的正确姿势

说起打开新窗口(标签页),大家最常用的大概是window.opentarget="_blank"。然而产品经理总有一万个理由说服你在各种场景下实现这个功能。于是在经历成百上千次的重复劳作后,你会发现“打开新窗口”这一件小事,似乎并没有说起来的那么轻巧。

Chrome 浏览器鼠标右键菜单

被浏览器阻止的新窗口页面

这个情况比较常见,大多数现代浏览器发现一个打开新窗口的操作不一定是由用户主动发起的时候,浏览器就有可能会阻止这个打开新窗口的操作。

12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