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ph o bia

写在 2021 前

年终总结 随笔

大概依稀还记得 2019 年 12 月 31 日的晚上,一群人从人广风云再起出来跑去淮海中路附近的一家民宿叫了棒约翰的外卖,这群人饿得半死,零点过后饿了么小哥才推开门对我说了句新年快乐。转眼间已经过去了一整年,今年这群人大概或许已经不用饿得半死才能等到跨年外卖,也不再需要租民宿跨年,甚至也不再需要风云再起了。新年快乐,我的这群朋友们。

阅读全文

写在 2019 前

年终总结 随笔

很早之前就想做一下年终总结了。回头看看今年发生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甚至在构思一些总结性的文字时总还能想起点什么,随后翻上去追加寥寥数笔,再回头总结的时候就发现想表述的又不是几分钟前的那种心情了。生活对计划性很强的人来说从来都不那么美好,时间从来没有等过任何人,计划也一样。所以计划赶不上变化就成了一个放弃写来年计划的好借口——反正写了也不一定能执行。另一个特别合理的借口就是,受到意料之外的事件刺激所带来的多巴胺明显比自律获得的满足感廉价多了。因此密封的黑盒兴许会比透明的雪景屋更加令人振奋。我这一年大概就是这么过的:跑了几个当时还挺兴奋,回来就在为票价滴血的 live;写了一点也不晓得到底帮上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