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phobia

天ノ庭にて

第一个专题献给热爱あさき的你们,也送给热爱あさき的我。

我不打算在这里从头到尾阐述我是如何接触到あさき又是如何喜爱他的作品云云。流水账般的行文多数人不爱看,我也不爱写。我只想在这里随便聊聊对自己翻译あさき的歌曲的一些想法。

我是个非常没有耐心的人,几乎没有什么事情能够长久地坚持下来。做あさき曲的歌词翻译算是屈指可数中的一件。

其实我一开始做翻译的时候是会带上自己的解读和感想的,比如「雫」中殉情的剧码,又比如「赤い鈴」中妻子等待丈夫从军未归最后死在流言蜚语之下的剧码。当然也会告诉读者:「BELLS」虽然很好听,但本质上却是一首催人起床的恶搞歌云云……

但也这就是起初——实际做起翻译来,就算歌词中运用到了古语、俳句、儿歌,有些时候甚至要去做大量的出典考据,比起依赖上下文去拼凑都无法找到关联的歌词来说依旧属于是九牛一毛。从这一根的牛毛中去寻找解读和感想更加是痴人说梦。并且实话实说,以我的日语水平很难做得比谷歌翻译好出一头。

无法翻译的内容是一面,无法理解的内容又是另一面。

越是自己喜欢的事物就越是难以下笔去描述。 常理下的喜爱大多数时候合乎逻辑、合乎情理,可以逐字逐句娓娓道来。而超过个人情感之上的喜爱往往难以言表。加上我确实也不知道如何去解读一首あさき的歌曲才能准确地把握到作者本人的想法,于是“理解”本身变得不可理解了。

大概是过了挺久的一段时间,我开始觉得这并不重要了。针对艺术作品,即使再难以理解,每个人也都可以拥有自己的独一无二的解读。我自己对作品的解读其实是属于我自己的想法,因而我可以不用完全理解作者本人的想法。每个人的心中都有对蒙娜丽莎的评判,但评判只在每个人的心中,无关乎达芬奇。

所以我在这里真正做的事情是,如果其他同好也希望能拥有自己的解读,那我能做的就只是尝试打破语言的阻隔,帮助他们去阅读他们所希望理解的歌词内容。

经历这样逐年累月的思考之后,我决定尽可能地做原文翻译,减少意译的部分,避免混入太多的个人色彩。因此在搬迁数次博客后,最后干脆删掉了所有的私货,尽可能地把符合原意的翻译展现给读者了。或许这些翻译的作品至今也不是完美的,但每一次找到相关的考证依据,或者增加了对日语的理解后,我都会悄悄地修订之前错误的版本。

就这样,没有耐心的我也坚持了十一年。

这便是一个关于大家的热爱的故事,也是一个关于我的坚持的故事。

2021.10.08
于天庭